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内容页面
 
 
电影发行放映业应对疫情冲击的对策与建议

    

文/ 张小莉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电影发行放映单位根据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全力投入到抗击疫情的阻击战之中。电影发行、电影院线、影院主动安排影片撤档,电影院集体停映。疫情对电影行业的冲击前所未有,这也许是我们这一代电影人经历过的最大的危机。疫情将过去,电影要继续发展。如何应对疫情对电影发行放映业的冲击,是本文结合实际想要探索的。

 

一、疫情对电影发行放映业的冲击

经过近3个月艰苦卓绝的全民抗疫,我国电影疫情防控向好态势进一步巩固,但保持疫情防控成果、防止疫情反弹的任务繁重。电影院是密闭空间,属人员集聚场所,复工时间比其他行业要晚。3月23日,部分地区几百家影院复工,3月27日即被叫停。4月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单位重点人群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工作的通知》,建议低、中、高风险地区对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均暂不开业,具体要求由各地依据本地疫情形势研究确定。4月18日,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明确提出了暂缓复工的行业,其中就包括影剧院。不乐观估计,电影院今年上半年开业的可能性不大,但收入为零的电影院还要承担租金、设备保养、人员工资、病毒消杀等成本压力,以及之前春节档的投入,这些是无法收回的,损失是不可逆的。同去年1-4月相比,不算影片宣发费用,直接损失接近250亿元。具体包括:

1.电影票房收入

2019年1-4月电影票房收入总计216.93亿元。其中:1月票房31.2亿元,2月103.68亿元,3月37.9亿元,4月44.23亿元。今年1月23日停映前票房20亿元,1-4月同比去年,减少196.93亿元。按制片与发行放映方40∶60分账,电影发行放映单位净减少118亿元。

2. 影院非票房收入

影院非票房收入包括卖品收入、广告收入、场地收入等,考虑到春节档观众流量较大,特别是对三四线城市影院,在外工作的年轻人回家过年,与家人看场电影已成为“过年”的固定组成部分。春节档影院非票房收入占总票房收入的25%左右,按去年1-4月票房收入计算,影院非票房收入减少约49亿元。对影院而言,非票房收入是非常重要的补充,这部分不需要与片方分账,归电影院所有。

3.影片营销推广及影院卖品采购投入

春节档是黄金档中的黄金档,电影企业充满期待。同样,广大观众对春节档也很期待,因为有大片好片上映。以2019年为例,2019年2月5日年初一上映的3部影片:《流浪地球》票房43.54亿元,《疯狂外星人》20.55亿元,《飞驰人生》 16.03亿元。仅这3部影片票房收入合计80多亿元。春节档不仅电影制片、发行、院线、影院会取得可观收入,就连爆米花经销商、银幕广告运营商等合作方也都会赚个盆满钵盈。

如果没有疫情发生,今年春节档也不例外。电影发行、院线、影院为了让人民群众享受高品质的文化精神食粮,丰富人民群众节日文化生活,在今年年初就开展了大规模的营销宣传推广工作,有的早在半年前就启动了各种宣传营销活动,并为此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像准备春节档上映的《夺冠》《唐人街探案3》《妈》《姜子牙》《紧急救援》《 急先锋》《熊出没·狂野大陆》等7部影片的片方,投入的宣发经费都在数千万元不等。院线、影投、影院阵地早早宣传布置,提前采购足量的卖品,而且爆米花、饮料等食品都是有保质期的,这些投入都因疫情的发生均无法收回,是纯粹的损失。

 

二、疫情对电影发行放映业的挑战

我们调研了解到,影院停映维持开支的临界点是两个月,对停映超过两个月的影院来说,下一步复工将面临严峻的挑战。

1. 对电影院生存的挑战

根据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情况,结合观影场所为密闭空间、通风条件差、易引发人员集聚的特点,电影发行放映业受疫情影响不止3个月,复工的时间要比其他行业晚。以2003年非典为例,疫情4月结束,电影市场5、6月开始恢复,8月才恢复正常。

随着疫情全球大流行形势越发严峻复杂,国家对防控要求更加严格。3月23日,部分地区数百家影院复工,3月27日被叫停。4月8日,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场所重点单位重点人群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工作的通知》建议低、中、高风险地区对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均暂不开业。4月18日,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明确提出了暂缓复工的行业,其中包括影剧院。我协会联合中国电影家协会对100多家影院作了关于疫情影响的调研,大多数影院经理认为,电影院上半年复工的可能性很小。如果下半年能够复工,估计要到国庆档才能够恢复正常。长时间不放映对影院生存带来了极为严峻的挑战。

2.对消除观众恐惧心理的挑战

种种迹象表明,疫情持续时间越长,复工时间持续后延,观众走进电影院的心理疑虑就会越大。据中国电影家协会和猫眼娱乐研究院联合发布的“观众观影意愿调研报告”显示,四成以上的受访者认为国内疫情结束,同时也没有输入型病例是回到电影院的“安全”时机。也就是说,观众只有真正感到安全了才有可能回到电影院。还有一种情况值得关注,宅在家里抗疫,在线观影习惯得到培养和稳固,这进一步增加观众走进电影院的难度。

3.对复工资金短缺的挑战

电影院与观众中间隔着在线售票电商,电影院现金储备很少,票房好的影院能维持2个月,票房不好的当月现金流就断了,而且票房不好的影院占比较大。以2019年为例,年度票房在500万元以下的影院共有7301家,占可统计票房影院总数的64%,当月发放工资就存在困难。票房在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影院共2439家,占影院总数的21%,第2个月发放工资困难。现已停映近3个月,有的电影院采取减薪裁员自救,有的永久关闭,有的已经谈影院买卖了。复工需要成本,顺利复工还需要资金支持。

4.对复工后新片供应不足的挑战

在春节档期,安排影片上映遇撤档的电影发行、院线单位损失严重,只有投入没有产出。而且疫情期间剧组全线停工,这就给复工后甚至将影响到明年新片的供应。制片发行单位复工后资金同样面临严重短缺,启动资金困难,复工后新片供应将是个挑战。

 

三、发行放映行业走出困境的政策支持建议

此次疫情对电影行业的影响巨大,后续损失现在还难以估计。比如:部分线下观众因转向在线观影导致电影院观众流量减少;银幕广告合作方在1-2年内有可能选择放弃银幕广告而转向互联网;社会资本在观望中会转向新基建领域会导致电影行业投资不足……这些不利影响将会给电影发行放映业造成复工困难以及复工后经营困难。电影业实行自救的同时,需要完备政策支持。

1.金融支持

为积极响应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抗疫大局,电影行业积极投身到抗疫防控工作中来,按照国家电影局的统一部署,服从统一指挥,统一安排,按要求停映、有序安排退票。电影院是严重缺乏现金流的领域,复工后进入健康经营轨道,需要强有力的金融支持。一方面对在疫情期间发放工资有困难的电影发行、院线、电影院,采取贴息或免息贷款支持,稳定员工队伍;一方面还需对复工后电影发行、院线单位给予免息或贴息贷款作为启动资金,保证市场尽快恢复。

2.建立电影行业复工专项基金

我们在调研时了解到,电影复工的关键在于投放影片的品质,不仅要看投放影片是否符合观众的心理预期,同时还在于投放影片类型结构要合理,以满足广大观众差异化的需求。这需要两方面的配合。一是需要影评界配合,通过影评引导观众积极观影。二是需要政策性票补补贴观众观影,刺激观影消费。

在恢复期间,由政府集中采购一部分影片免费投放到电影院,每月10-15部,新片和复映片搭配,支持院线、电影院恢复元气,稳步渡过难关。在疫情恢复期间,对电影片方、电影发行单位投放电影节目在电影院放映的,给予一次性补贴。

3.电影专项资金支持

为积极应对疫情影响,国家电影局协调财政部、发改委、税务局等部门,研究推出免征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以及其他财税优惠政策。这些政策出台将有助于缓解电影企业的经营压力,增加他们的收入。从长远发展来看,还应继续加大精品专项资金的支持规模和力度。建议侧重:(1)对电影行业基础研究支持。比如,支持第三方建立电影产业大数据中心和电影发行放映信息化平台,通过大数据技术掌握消费者消费动机,促进消费升级。(2)影片营销体系建设,加大对影片宣发的精品专项支持,促进建立第三方影片档期协调机制,统筹布局线上线下影片版权发行。(3)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强化技术监管。

4. 出台社保支持、减免租金、减税降费等政策支持

对电影发行、院线单位、电影院停业期间,免交社保和五险一金,复工恢复期间评估受影响程度给予3个月到6个月的减免,帮助电影企业纾困解难。

 

四、“疫后”可持续发展的对策

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经过全国人民三个多月的艰苦奋战,当前,我国疫情防控阶段性成效进一步巩固,防疫工作从应急管控向“常态化”防控转变。此次疫情比我们预想的要长,对电影行业的伤害比我们预想的要严重。“危和机总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就是机。”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化危为机,增强抗风险能力。

第一,加大公共卫生服务,改善电影院通风环境。种种情况表明,在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风暴之后,观众对卫生安全和健康意识增强了,对传染性疾病的防范意识增强了,对影院空气质量的要求更加严苛了,而不仅仅是像以前关注影院的放映效果与座位舒适与否了。2月12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了《新冠肺炎流行期间办公场所和公共场所空调通风系统运行管理指南》,要求补齐短板,改善通风环境,全行业上下要形成共识,“把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从临时性被动防控向常态化主动防控转变,从“防一阵子”到“防一辈子”转化。加强顶层设计制度,完善电影院空气监测制度,确保电影院空气质量、通风设施、卫生安全符合国家相关标准,保证公共环境卫生安全。

第二,重新思考资源配置战略,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在这次疫情中,电影发行放映业暴露出的短板和弱项,一是电影放映收入单一, 90%收入依赖票房,影院停映导致发行放映业全线塌陷是必然的;二是缺乏灵活性和应变能力,其根源在于缺乏现金流,实际上这也是困扰电影行业可持续发展问题。疫情迫使我们必须从战略层面解决补短板强弱项的问题。在这次疫情中,在线企业展示出了强大的抗风险能力,在线办公、在线就医、在线购物、在线观影消费等“宅经济”迅速崛起,展现出强大的成长潜力。事实表明,互联网技术使电影发行放映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传统的经营模式被颠覆。面对新技术发展环境,要进一步转变思维,用好互联网这个“最大增量”,抓住数字化转型带来的机会。疫情会结束,经济会复苏,社会将走向正轨。我们要未雨绸缪,从“危”中寻“机”,利用新技术,打通网上网下业务关系,找到新的增长点。重构与合作伙伴与观众之间的关系,紧密协作,创建共赢共生价值关系。

从短期来看,电影企业保持人员队伍稳定是极其重要的,这是复工必须的人力资源。从中长期来看,需要宏观层面出台切实可行的金融政策,促进电影发行放映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鼓励有实力的电影院线加快对放映资源重组整合,通过购买、并购、兼并、股份制合作方式优化行业组织结构,推动电影产业由粗放型向集约化经营模式转化。

第三,组织开展专项宣传舆论工作,营造积极的舆论空间,提振信心。电影行业全线停业已近三个月,电影行业情绪低落、焦虑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必须通过舆论宣传,坚定行业信心,坚信只要行业团结携手,一定会渡过难关,重新焕发出生机。

组织开展舆论专项宣传,借鉴疫情防控网格化治理的方式,将舆论宣传覆盖到更为广泛的从业人员和广大观众。充分发挥信息化技术,统筹布局一万多家电影院的阵地宣传、银幕广告、电影主流媒体,以及有关电影企业的自媒体等媒介资源,精心策划舆论宣传内容,有组织地分步骤有序推进宣传推广。通过广泛深入宣传,打消观众的心理顾虑,让观众放心走进电影院。行业协会应充分发挥组织协调作用,适时组织线上培训活动,提高从业人员的技能水平和服务能力,通过优质的服务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

第四,制定电影院(密闭空间)的防疫标准,制定严格的疫情防控预案。钟南山院士明确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疫苗没有问世之前,疫情可能会伴随我们的生活和工作。电影院总要复工向广大观众开放,有了防疫卫生标准,电影院依照标准严格防控流程,在这样的前提下才能做到有效防控,确保影院环境安全卫生。

疫情改变不了我国电影产业稳中向好发展的基本面,但疫情会让我们思考和反思,电影发行放映行业也将发扬放大优势,完善产业组织结构,补短板强弱项,用好互联网这个“最大增量”,创新多元经营模式,不断增强抗风险能力,推动我国电影产业做大做强。

 

(张小莉系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办公室主任)